99银河官方网址

莫教踏碎琼瑶_新浪博客

  次日清晨,我们辞别了帕巴次力和当地的藏族朋友,驱车拜访杨建国自幼生长的村寨——黑拉村。这是一个有着仙境般秀丽风光的峡谷,放眼望去到处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漫山遍野盛开着五六颜色的野花,少女般清纯活泼的清泉跳下山涧肆意流淌。一路上,建国不无骄傲给我们介绍山里别具一格的风土人情、民俗习惯以及丰富的自然资源。他还十分自得地指着脚下新修的毛胚公路对我们说:过去家乡没有公路,乡亲们上集镇全靠翻山越岭、肩挑背驮。而这条公路是他近年来设法四处筹措资金带领乡亲们投工投劳修建的,他的一位同乡藏族朋友为这事至今还垫付了20多万元的资金。如今公路修通后,村寨里有不少人家都陆续购置了拖拉机和摩托车,出山赶集方便多了,好歹也算他们为家乡办了一件实事!

  车行途中我惊喜地发现这里的天空几乎跟西藏差不多:天象一块巨大的蓝宝石,蓝得那么让人心醉神迷;而云朵是那么的飘逸、松散、洁白,当它移游在人的头顶上空时甚至可以清晰

  作为一名新闻记者,多年来曾经走遍了遵义的十三个县市,原以为自己已经基本熟知了这些地方的资源优势与风土人情,其实不然。近日随遵义首届“尹珍笔会、黔北作家看凤冈”采风团一行人来到凤冈县,越发让我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一连两天, 汽车载着文人作家们奔驰在宽阔的国道和蜿蜒的乡村公路上,窗外不时掠过的是绿得滴翠、绿得醉人的山冈原野和河流;掠过那些房前屋后盛开着烂漫山花的小桥流水人家;掠过那层层叠叠在阳光下犹如绿色金子般闪烁的茶园;以及那些规范整洁的县城街道和秀美小区;独树一帜、引人入胜的名胜古迹和风景区、、、、、、这就是凤冈?就是那个曾经在我印象里没有风景、没有特色的地方?!好久不到这方来,却是“洞中才数日,世上已万年”了啊!惭愧惭愧!

  范家湾农业生态园又名绿岛,难以想象这藏在深山的小家碧玉竟然有着大家闺秀的现代风范!穿阡湖一潭秀美

  曾经有幸在一位北京的军事摄影记者那里看过一张解放初期遵义城的照片:清清的湘江河河面宽阔河水清悠,河边挺拔着茂盛的芭蕉树;而红花岗一带的山头却光秃着几乎看不到绿色;河两岸的民宅破旧简陋、稀稀落落,好在有几座较为象样的地主庄园点缀其间。这就是名城遵义昔日的缩影吗?!我当时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据《遵义市志》记载:“南宋淳熙三年(1176年),播州土司杨轸迁播川县治至穆家川(今老城),肇始建城,直至明朝初年,发展缓慢且规模不大。……南宋至清代,遵义城内外民居房舍较简陋,规模小。”“解放后建立遵义市,城市建设全面进行,发展迅速。在利用、改造旧城的同时,注重城市市政设施、房屋、公用事业、园林绿化等方面的建设,加强环境保护。城市向四周迅速扩展,南、北延伸至舟水桥、忠庄铺、茅草铺以北。街道围绕凤凰山及沿湘江建设,新建房屋鳞次栉比,高楼林立。至1989年,城区面积扩

  在穷乡僻壤的小小县城里, 二十多个酷爱文学的“纯爷们”在业余聚在一起,谈文学、写小说、说诗歌、侃创作;一起上山采菌,一起下河摸鱼,一起喝酒唱歌,一起喜怒哀乐,享受着文学的乐趣,也经受着文学的折磨。五年来他们当中先后推出了长、中篇小说《黑溪门》、«桥溪庄»、«天上没有云朵》、«一地青草»、«鸟叫»、«那蓝、那绿»、«一只名叫耷耳的狗»等力作,陆续被«人民文学»、«中华文学»、«当代»、«贵州作家»等国内权威刊物选载,同时冲出了以王华、杨欧、王龙、王小龙等一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青年作家。这些文学成绩的取得在全省范围内都是引人瞩目和令人鼓舞的,足可以称之为一种文学现象,这一切得益于当地的一个民间文学沙龙,得益于五年来沙龙会员们不停的耕耘和探索。于是怀揣仰慕和好奇,在乍春还寒的初夏时节,我应邀走访了正安县“沙州文学沙龙”。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遗训。旅途中,山水景物给我们以启迪,而作为社会中活生生的人物却是一本本立体、流动、各具千秋的书。品读这些书,可以更直接透彻地帮助你感悟人生和了解社会各个层面。

  坐车行船中的人大都寂寞,寂寞中又总是容易催生聊天交谈的欲望。于是便造就了阅读这些流动的书的极好机会。那日在去苏州的列车上,我便有幸结识了一位从事城市景观设计的学者,这位学者衣着朴素、举止儒雅、大约三十多岁开外。一路上我向他提出了许许多多的问题,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了我圆满的解答。于是我第一次得知景观设计是一门集天文地理、哲学艺术、政治经济学、美学甚至农业水电等众多门派知识为一体的学科,能学会掌握这门学科对于人生可谓是一种丰富和升华!他谈到前些年他应邀为一个新兴的城市设计,当经过他呕心沥血和绞尽脑汁,一座崭新美丽的城市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他内心的那份喜悦啊简直是难以

  适值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仲春季节,有幸沿习水、赤水以及四川的宜宾走了一遭,不知怎的归来后竟满脑子都是苍翠摇曳的竹子,连做梦都是。曾记得第一次见到赤水的竹海,是在20多年前的春天,当那铺天盖地、潇洒飘逸的竹林一下子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等一行参会者顿时惊讶狂喜得说不出话来!省内著名诗人廖公弦、寒星、漆春生等则当场激情澎湃地大声吟哦起来。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雨过天晴的早晨,颗颗翠竹通身都挂满了晶莹剔透的雨珠,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以后这些年又曾经多次去过赤水,而每次几乎都少不了要去竹海,甚至认为:不到竹海等于没到过赤水,竹子是赤水人的化身,是它的魂灵。特别是每当站在竹海公园的“观海楼”凭栏远眺,将那莽莽苍苍、层层叠叠的万倾碧波尽收眼底时,心里总是禁不住要嘀咕:老天为什么会那么偏爱这块土地?!为什么要那么慷慨地赐予它那么美丽的河流、神奇的桫椤以及满山遍野青纱帐般的竹林?!

  据史载:“赤水古无楠竹,269年前,清代闽人黎理泰引种始植。……携回楠竹幼苗四珠,植于后槽,成活3珠。从此,闽竹落户黔北,逐渐遍植山野。”“靠山吃山

  至今思念那冬日菜地里被冰雪浸扎得嘎蹦脆的青头萝卜;那田坎地头鲜嫩水淋的糯米藤、奶浆草、鹅儿肠、鱼鳅串、豆芽瓣等猪草;还有那灌木从中酸酸甜甜并足够解谗的红籽、刺梨、刺莓、野酸枣、野山楂和野毛栗。还有一种小手指头般大的黑柿子,味道好极了!记得当年我可以一口气吃上斤把,只可惜近年来已经绝迹,真让人怀念不已!山里清清的小河沟里趣味无穷,随一群山里的小伙伴赤脚下到河里,模仿着他们拔一棵狗尾巴草伸进河沟的壁洞里轻轻地晃动,晃着晃着,突然间小草被什么东西咬住了,别慌!慢慢地、悠着劲地往外拉,要是中途没有

  2008年5月21日,是举国哀悼四川汶川大地震中死难同胞的第一个哀悼日,那一天,竟恰好是我的生日。

  自“5·12”那个黑色时刻降临以来,我的心和所有的中国人一道,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之中。成天流着泪,没完没了地收看电视抢险救灾的连续报道,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看到子夜或黎明。每每看到解放军官兵从废墟中奋力营救出一个生命或抢修成功一条通往灾区的道路时,我情不自禁地为之振奋和欢呼,而每当看到一张张因失去亲人和家园而痛不欲生的面孔或一个个悲惨的场景时,则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跟着落泪和哽咽。长时间地锁住电视频道与无休止地流泪,眼睛和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而夜里睡梦中又每每离不开鲜血、废墟和尸体。

  大地震前,刚刚在医院里做了个腿部外科手术并静养在家。哀悼日前夕,收到朋友的一条手机信息,要我在哀悼日头天举国默哀三分钟时,大声念诵“俺嘛呢叭咪訇”的六字真经,以宗教般的虔诚为

  他是我早就熟悉并不时有些联系的一位朋友,但一直以来我对他偶有风言而心存芥蒂,所以或多或少对他保持着距离。直到那天文友们相聚在郊外,有人提及到他夫人最近猝然去世而他悲痛不已的话题。于是我们这群富于同情和爱心的女子顿时收敛起了嬉笑打闹,纷纷建议邀请他前来一起聊聊天、散散心。朋友嘛,贵就贵在雪中送炭!

  见到他的第一眼,我明显地感觉到他活脱脱地瘦了一大圈,平时的啤酒肚一下子没了,声音有些沙哑而面容也憔悴了许多。开始大家都小心翼翼,只泛泛地寒暄些保重节哀之类的话语,而他也只好礼节性地一一致谢,尔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上一篇:西江月·顷在黄州

下一篇: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